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蔚少辉队员送钱却不提要求土特产里藏名表

2019/05/14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蔚少辉:队员送钱却不提要求 土特产里藏名表反赌扫黑案件庭审阶段已在上周结束,但目前包括南勇、谢亚龙、李冬生、蔚少辉等涉案前足协官员尚

蔚少辉:队员送钱却不提要求 土特产里藏名表

反赌扫黑案件庭审阶段已在上周结束,但目前包括南勇、谢亚龙、李冬生、蔚少辉等涉案前足协官员尚未接受审判。昨天中午,中央电视台频道《调查》栏目也对这些足坛反赌扫黑案的涉案官员进行了采访。谢亚龙、南勇等犯罪嫌疑人也介绍了自己一步步走进犯罪深渊的经过,同时对终落入如此境地也深感懊悔,谢亚龙即表示:我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是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南勇则表示:还是个人没有把好关。

谢亚龙 坚称自己非贪官

我也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是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

2005年,谢亚龙就任足协副主席,他也曾信誓旦旦想干一番事业。 昨天,谢亚龙面对镜头时也表示:组织需要的时候我要挺身而出,但我知道足协那个地方很乱。对于假球增多、黑哨盛行现象,谢亚龙称自己在尽力改变,我是尽了力的,不是没有尽力,我也做成了一些事情,但是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成。现在,我只承认自己没有坚持自己的原则,触犯了刑法、刑律,自己该承担。

谢亚龙对外界以叉腰肌讽刺他是外行满腹委屈,我刚刚想起来了,髂腰肌这个事情。那个字念髂,髂腰肌是自己不懂,把它听成个叉腰肌,以后就变成了谢亚龙不懂业务的一个证据,我怎么能不懂这个呢?

谢亚龙也指出足球出现这么多问题的原因,假、赌、黑说的是一个事,实际上就是赌球。赌球造成了黑哨,再造成了假球。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官员都拖进去了,在大环境下,慢慢地变得麻木,慢慢把这种犯罪行为看成是一种人情交往。如果不拿这个钱,就驳了人家面子,就拒绝了跟人家建立一种交往的关系,到了犯罪自己都还不是很清楚。

在镜头前,谢亚龙态度很诚恳,他说:你要说我是清官,犯罪了怎么会是清官呢?但你要说我是庸官的话,我在别的岗位上都做得挺好。我也承认我有犯罪行为,但是我确实不是一个贪官。

南勇 一直想做正面人物

不小心就到了这个地步。开始并不是想收钱,终还是个人的问题。

2010年3月1日,因操纵足球比赛、涉嫌收受贿赂犯罪,经检察机关批准被依法逮捕的南勇同样也有感慨,他也表示自己曾想干好中国足球,我是力求想做好中国足球,也一直想做好一个正面的人物。但是,不小心就到了这个地步。开始并不是想收钱,或者说拿了心安理得也并不是这样。终还是个人的问题,还是自己没有很好地把握在这种市场环境下,金钱面前没有把握好。

警方调查发现,从1997年到2010年13年间,作为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收受各个俱乐部以各种名目送来的礼品、钱款。

1999年甲A联赛倒数第三轮,沈阳海狮客场挑战已成功保级的吉林敖东队,赛前,处在降级边缘的沈阳海狮队通过中间人找到了南勇。终在南勇做了相关安排后,沈阳海狮3比0大获全胜。

全年比赛结束后,成功保级的沈阳海狮队总经理再次找到南勇。给了我钱,给了20万,开始我是拒绝了,后来也是想还给人家的。是要退的,但是后来时间长了,事情也就淡化掉了,而且脑子里面紧绷的那根弦也就松驰了下来。南勇说。

南勇介绍,很多人来足协拜访的时候要送点钱、送点礼,各种不同的方式,有的时候就给你放到办公室,有时候一块吃饭,给你送两条烟,里面放了钱;或者是过中秋节送月饼,里面有点钱,各种各样的手法,稍不注意,你拿的可能就不是一般礼品了,就是这样。

杨一民 夜里醒来流泪忏悔

当时也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我确实在廉洁方面有问题。

已经接受完审判、涉及受贿125.49万元的杨一民也称自己没有把握好自己,像假、赌、黑这一类东西,我从来没有参与过这方面的事。所以当时也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我确实在廉洁方面是有问题的。

上周,杨一民已在铁岭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昨天,再度出现在镜头里,杨一民依旧很多忏悔,我夜里经常醒来,泪水控制不住。

杨一民表示,自己刚开始还是很喜欢研究学术的,刚到足协时,很多事情都很不适应。

早俱乐部送三百、五百,都给人退回去。当时我这个也被传出去了,就说杨一民好像是不太愿意收人钱,我也不太喜欢跟这些人打交道,那时候比较喜欢写一点东西,搞一点业务研究、培训、搞点教材,比较喜欢这一类东西。

但后来他也从收受一些礼品开始走上受贿之路,他们有时候送香烟,有些土特产这些东西,慢慢地,这方面对自己放松了要求。结果就是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

杨一民忏悔地说:走到这一步,我确实恨透了,我是经常夜里醒来,有时候眼里边泪水控制不住往外流,确实难受极了。

蔚少辉 不懂队员为何送钱

他说你先花着,他从来没提过任何要求,我也不明白。

而在国家队方面,原领队蔚少辉则收受国脚钱财以及名表等品。

在央视曝光的案情中,一名国脚为进国家队对蔚少辉行贿10万多元。蔚少辉介绍,当时在延边,我拿到的卡里有十万多块钱,我第二天给他本人打了,他说你先花着,没关系。而这名球员,此后又给了蔚少辉二十万日元。对于队员为何送钱,蔚少辉表示:他从来没提过任何要求,我也不明白。

而在足协工作的二十八年中,蔚少辉多次收受球员送的钱款、名表及名牌品。蔚少辉介绍,2008年4月份,有队员给拿了两盒麻花。上面是两盒麻花,底下一块手表,但这表现在我都不知道是真表还是假表,欧米茄运动表,运动表。

对于此前友通过图片计算了蔚少辉三款名表的价值大约在二十万元左右的事情,蔚少辉表示:没有,我的三块表,全是在国外买的,说二十万,我说难听话 ,十二万块钱,谁爱拿走谁拿走,一个欧米茄表,一个劳力士表,还有一个运动表。

而前足协官员范广鸣,以及前足协裁委会主任张建强(两人均已在铁岭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两人均在镜头前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同时也很忏悔。

硅pu球场
正版星力游戏代理
绿植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