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背后的主子

2019/12/05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背后的主子“嗯。”郁清持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个人,他点头道:“这个人的实力也是二十个人力

枭妃不外卖:魔君,饿了么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背后的主子

“嗯。”

郁清持明显也注意到了这个人,他点头道:“这个人的实力也是二十个人力的!”

“哦?”

听到这话,云沫苏来了兴致,“多厉害?”

“五级术法师,在济云郡里能排得上前二十!”郁清持微微眯眼,“可这样一位能在济云郡里排到前二十的厉害人物,却在东家打杂——说他没有别的身份,谁信呢?”

云沫苏闻言,别有深意的一笑道:“看来那个领头人……已经找到了啊!”

两人紧盯远处那名身穿布衣,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年轻人,目露深思。

一个时辰后。

在这三百名训练有素的军人的运输下,这些船上的货物都被他们搬进了马车里,紧接着他们跳到车辕上,却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稳稳的坐着。

紧接着,就见云沫苏与郁清持之前盯着的那个年轻人走到车队前方,手中忽然出现了什么,交给辆马车的车夫,然后对对方低语了几句,就换到下一辆马车,重复之前的动作。

在他找到第二辆马车的时候,辆马车的人已经挥着马鞭离开了。

依次循环,很快,上百辆马车离开了码头,码头上重归寂静。

见事情办完,这看起来像打杂,实际上另有身份的二十个人立刻欢呼一声,纷纷看向那名年轻人。

年轻人对上这么多人期待的眼神,立刻扬声道:“走!兄弟们!我们去快活,我请客!哈哈……”

“噢噢噢!洪哥大方啊!”

顿时,其他人起哄似的叫嚷,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码头。

“洪哥?”

云沫苏敏锐的捕捉到了大家对那个年轻人的称呼,她若有所思道:“看来,这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领头人了!”

“走,跟过去。”

郁清持也没有犹豫,直接与云沫苏跟上了前方那群人。

很快,一行人到达一条灯火辉煌的街道,街道两旁尽是年轻漂亮的姑娘在那儿揽客,也夹杂了一些扑了脂粉的年轻男人在那里笑语晏晏,很是热闹。

这一行人轻车熟路的进入一家小楼里,各自抱了姑娘去了不同的房间,云沫苏与郁清持摸到了那名领头人的房间内,还没等他办事,就直接打晕了那个姑娘!

领头人原本想抱着姑娘快活,可刚倒在床上,就发现怀里的姑娘身子一重,直接晕了过去!

他一惊,发觉了不对,刚想动作,可一把长剑就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别动。”

这时,一个低沉的女声从他床边响起,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一男一女戴着面具站在他的床边,吓得他浑身一抖!

“你、你们……”领头人咽了咽口水,艰难开口道:“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这时,拿着剑威胁他的女人开口了,那低沉的声音让领头人完全分辨不出来自己是否有在哪里听过,的结论只有这女人特地变了声,让自己无法察觉!

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领头人心中警惕。

就在领头人思考的时候,他忘了回答女人的话,忽然间,女人将手中那把在地摊上一枚银币就能买到的长剑往领头人脖子上一送——

“嗤!”

瞬间,一道淡淡的伤口出现在领头人的脖子上!

“别杀我!”领头人顿时吓了一跳,没料到这女人居然会一言不合就动手!

“回答我的问题。”云沫苏微微眯眼看着领头人,不想跟他拖延时间,“你是谁?”

“我、我叫洪铁书,是济云郡三大家族,东家的杂役……”领头人——

洪铁书结结巴巴的答道:“这、这位女侠,我……我就是个杂役!也没什么钱!您要是想劫财,恐怕小的身上也没什么好给你劫的……”

看着洪铁书那副怂了吧唧的模样,云沫苏要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五级术法师,怕是真的要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杂役了!

不得不说,洪铁书的演技真的很好!

想到这里,云沫苏冷笑一声,说道:“能请你当杂役,那东家也挺有钱的啊。”

洪铁书闻言一愣,问道:“女侠这话是什么意思?小人也就是个奴隶,一个月三五个银币就能打发,东家的钱财成千上万,就小人这种货色,他们拿钱都能砸出个千八百呢!”

洪铁书不断贬低着自己,一副卑微的下人模样,看不出一点漏洞。

“哦?是吗?”

云沫苏却并没有上当,她话锋一转,皮笑肉不笑道:“原来聘请一个五级术法师,只需要三五个银币的月钱啊,这种事……我还是头一回听说呢!”

洪铁书在听到“五级术法师”这五个字的时候,原本畏畏缩缩的瞳孔猛地一缩,他立刻明白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眼神凌厉的一扫云沫苏,他感觉云沫苏好像没有什么防备,立刻抬起了手,欲要拍开铁剑,朝外冲去!

然而——

“唰!”

洪铁书才刚刚抬起手,灵力都还没来得及凝结,忽然间,一道冷风比他更快,直接朝他的手肘袭来!

“咔嚓!”

“啊!”

下一秒,洪铁书感觉自己的手臂像是断掉一样,他顿时惨叫一声!

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的右手从手肘处断裂,无力的耷拉在床单上!

“啊啊啊……我的手!”洪铁书惨叫!

“行了。”

这时,云沫苏却冷笑着举起左手,就见她手里拿了个阵盘,她道:“我已经布下了隔音的法阵,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别想引来哪个同伴来救你!”

听到云沫苏的话,洪铁书表情一变,忽然间,他闭上了嘴,没有再像之前那么惨叫,仿佛断掉一条手的疼痛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这就证明,刚才那一切,都是他装的!

为的就是通过惨叫引来同伴!

可惜云沫苏识破了他的诡计,他索性也不再伪装了,冷冷的看着云沫苏与郁清持,道:“你们

,到底是谁?东家的仇人吗?”

“东家还不配当我的仇人。”

云沫苏淡淡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洪铁书,她道:“你背后的主子,倒有资格做的我仇人!”19610

浙江好的牛皮癣医院

珠海市斗门区妇幼保健院

永清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治疗阴道炎费用

南阳医院龟头炎能不能治

儿童经常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
孩子大便干
儿童流鼻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