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上海出租车份子钱账本糊涂暴露运营模式积弊育

2019-01-09 15:02:05

  上海出租车“份子钱”账本糊涂暴露运营模式积弊

  多年来,出租车管理体制以及出租车运营公司的不透明一直饱受诟病。遗憾的是,人们并没有看到多少改变的迹象。

  目前全国出租汽车总数已超过110万辆,出租汽车司机有200万人左右。在全国各主要城市,的哥无不怨声载道,说明这一行业的营运迷雾普遍存在。为何面对油价上涨,上海能降低份子钱而北京不能?油价上涨增加的成本究竟该由谁来买单?到底出租车公司营运成本几何?利润多少?《每日经济》通过北京、上海、深橱柜门覆膜机圳多地联动,试图解答以上问题。

<请上岸去吧……”p>  打车费涨价,仅是蝴蝶效应引发的一个变动。通过调查,我们要揭示的是一些共同问题。这不光是油价、打车费的报道,更是关于垄断、关于消费者权益的报道,是关于市场化问题的报道,涉及到这一行业的监管、定价和体制问题。

  5月1日上海出租车“份子钱”下调之后没几天,上海市发改委关于即将召开出租车运价调整的听证会通知也公之于众。但是对于听证会的具体内容、开会时间、参会代表等方面信息一直未对外公布,显得十分神秘。昨日(5月17日),《每日经济》致电上海市发改委、上海市交港局等部门,仍未得到相关信息。

  公众对出租车运价上调一事议论纷纷的同时,也对出租车公司实际成本与利润“账本”越来越好奇。连日来,《每日经济》通过多方渠道试图一探究竟。

  上海出租车保有量的强生控股,2010年平均利润率高达28.08%,它旗下的出租车司机却叫苦不迭,上缴的“份子钱”太高,越来越难以生存,消费者对为油价上涨埋单流露出强烈的抵触情绪,专家认为,当前出租车行业采取的产权与经营权分离的运营模式不够合理,利益分配长期失衡,各类矛盾积怨太深,不仅同政府对出租车实行总量控制的初衷相背离,还造成了政府管制失灵的局面。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表示,“许多这类垄断性企业,一边喊着亏损,一边获取暴利。政府部门在相关制度设计上是有缺陷的。”

  听证会召开在即运价油价联动机制再启动?

  5月6日,上海市发改委发布《沪发改公告(2011)001号》公告。公告显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防爆蓄电池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国家发展改革委[2008]第2号令)的有关规定,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将于近期召开调整本市出租汽车运价和完善运价油价联动机制听证会。

  自2006年5月确立出租车运价油价联动机制5年多之后,此次将是上海市第三次召开出租汽车运价听证会。前两次听证会使上海出租车的起步价先后由10元涨至11元,再至目前的12元,超出起租里程单价由每公里2元上调至2.1元再上调至目前的2.4元。

  此次即将召开的听证会,被业内指为运价再次上调的信号。

  “份子钱”下调的哥境遇几无改善

  上海市交港局局长孙建平曾表示,从5月1日起

上海出租车份子钱账本糊涂暴露运营模式积弊育

,上海出租车将下调承包指标(即行业内所称“份子钱”)300元,并为出租车减免部分税费支出,每车每月至少可减负350元,所有减免部分全归驾驶员。此前,新华社报道称,上海出租车承包指标原为每车每月8500元左右,5月1日下调的“份子钱”在此基础上给出租车司机减负。

  不过,近《每日经济》从多名出租车司机十字绣万能打印机处了解到,这种减负没有给他们带来明显实惠。

  海博出租的司机蒋师傅认为:“其实‘份子钱’降了没多少,像我们(两个人)每人一个月也就减175块钱,根本觉察不到,只是意思意思而已。”

  “份子钱”疑云

  据新华4月21道,5月1日起,上海出租车承包指标在每车每月8500元左右基础上进行下调。上海市交港局局长孙建平日前指出,上海出租车每车每月至少可减负350元,所有减免部分归驾驶员。以此计算,每辆出租车每月多应交8150元左右。但从出租车司机以及部分出租车运营公司处了解到,出租车司机每月上缴的数额其实不止这个数。

  海博出租车公司的张师傅开的是世博车,他平均一天交给出租车公司378元。大众出租陆师傅说他的“份子钱”平均一天300多元,强生出租的吴岐一天350元左右。但他们都开的是桑塔纳3000,并且都在市区运营。

  事实上,大多数司机对他们的“份子钱”具体包括哪些部分并不清楚,更不用说交这些钱的依据是什么。

  大众出租一不愿具名的老司机透露:“下调之前,一辆车的‘份子钱’是8500元/月,但是我们真正交给出租车公司的要高于生意要是做大了这个数,出租车公司当中的很多东西大家是不了解的,这其中的很多账都没法算,比如车子的维修费并不包括在这8500元里面,都是由我们出租车司机付的。”

  吴岐向爆料:“说要为出租车司机减压,份子钱减下来一点,但是车子都给我们‘大承包’。‘大承包’就是(除‘份子钱’之外)每个月多交500块修理费,一部车子就是1000块。但是一部车子开到报废哪里需要这么多修理费?”吴岐表示,到了报废前两年,车子维修频率高的时候,无论如何一个月都用不到1000元。“按理说,用不掉的钱应该返还给我们,但是不可能。”

  以此推算,每辆车出租车司机交给出租车公司的费用要远比下调之前的8500元还要多。“份子钱”里到底包含哪些项目?如何计算出来的?它的去向是哪里?出租车公司的成本与利润究竟怎么样?当人们试图解开这些问题,却碰上出租车公司的沉默。

  作华丽的彩蝶就会在你身边曼妙地起舞者:戴榆12下一页

车之轩批发
广东充气床价格
常州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