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丹枫挽泪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区文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时分。天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阴沉沉的,唯有徐徐的凉风在这个寂寥的墓地里飘来荡去,更增添了几分的恐怖。区文出来

区文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时分。天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阴沉沉的,唯有徐徐的凉风在这个寂寥的墓地里飘来荡去,更增添了几分的恐怖。区文出来的时候,已经有许多像他一样成为鬼魅的人走出了自己的“家”,他们也就像徐徐夜风一样随风而起,随风而舞,时而会有人发出几声刺耳的尖叫,呵呵怪笑,喃喃的自语和嘤嘤的哭泣。区文不喜欢这里,甚至于很讨厌这里,憎恨这里,可是现在他又不得不待在这里,与一个个鬼魅为伴,与一个个幽灵为伍。这里已经是他的“家”,已经是他的归宿之地,这是别无办法的选择。尽管在远处有个万家灯火、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那个城市,也同样有他的一个家,还有一个漂亮可人的妻子和一个聪明伶俐的儿子,可现在他不得不孤孤单单生活在这里。区文知道自己早晚是会来到这里的,可这本该三四十年后发生的事却让他提前了。区文来到这里后才突然明白自己在人世间的一些荒唐,而不听他人的劝告,反其道而行之,去做那些不利与自身安全的事,用一种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去冒险作业,结果在自己梦醒之后已经成了一个孤魂野鬼。区文已经来这里三年了。在区文到来时,妻子还时常带着儿子来看看他,同他说说话,甚至还会烧一些纸钱给他,可是后来妻子来的次数就少了,而现在已经早过了人间的清明节了妻子仍然未来,现在的区文已经真的成了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孤魂野鬼了。区文也有几次回到那个城市回到曾经的家,可是他没有见到妻子,也没有见到儿子,区文知道他们肯定已经搬家了,搬到另外一个让区文不知道的地方去了。区文很是失落,很是郁闷。在这个时候形单影只的区文,就会像一条无家可归的野狗在那个喧嚣的城市游荡,不断地迷失在街头,而又不得不飘回到这个让自己讨厌但又无法逃避的墓地里,忍受着煎熬、痛苦和诸多的无奈,用泪水进行着忏悔。  区文眺望着远处的那个灯光通明的城市,心里就突然涌出一股莫名的酸楚和惴惴不安的恐惧,区文不知道怎么就会涌出这种情绪。有几个幽灵已经随风而去,从区文的身边悄无声息地飘过,飞向那个城市,区文迟疑地也飘了起来,也准备让自己化作了一股风、一团气,飘向那个城市,这时候就听见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兄弟,你要去哪里?区文停住自己的身形,去看那人。那个人就坐在一个坟头上,衣冠楚楚的样子,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还有些冷峻和阴沉,区文是认识这个人的,尽管并不知道他在人间是干什么的。区文说,我是去看看我的妻子,看看我的儿子,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他们也已经好久没来看我了。那个人叹了口气说,都是过去的事了,都是人间的事了,看与不看,见与不见又有什么意思,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去了反倒是一种挂碍,不去了什么都没有了。区文狐疑地问,为什么?那个人又叹了口气,衰衰地说,来就来了,走就走了,人生如梦,梦如过眼云烟,人生如戏,戏毕就会大彻大悟,功名利禄只不过是人间事物,娇妻儿女只不过是人间生活,这一切对我们现在来说又有什么用呢。区文犹豫不决地看着那个人,没有说话。区文停顿了片刻,终还是把自己飘了起来,如影随形地随风漂向那个城市,只是身后仍飘来那个沙哑的声音,功名利禄只是人间事物,娇妻儿女只是人间生活,兄弟,走就走了,去就去了,少一分挂念就多一分宁静。  区文飘进了城市,城市里的街道上已经是灯光闪烁,就像一个个风骚女人的眼睛同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人眉来眼去,街上的车似乎比过去多了一些,悄无声息地就像个幽灵一般神出鬼没。区文尽管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多年,可现在就突然有了一种陌生感和恐惧感,尽管在生前他十分喜爱这个城市,而现在却无法忍受城市里的这种喧哗。当那一个个风姿卓越的女人,一个个衣冠楚楚的男人,同他擦肩而过时,心里还是禁不住地想,活着真好。可惜他活着的时候并没有珍惜活着,而使自己提前就成了孤魂野鬼,使活着化作了一场梦,现在的区文也突然觉得,人间是活着的人的天堂,死后人世间就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区文再次回到曾经的家,可是仍没见到妻子和儿子,区文很是沮丧,很是失落。他不知道妻子和儿子去了哪里,但他觉得妻子和儿子应该还就在这个城市,只不过搬到了另一个让他不知道的地方去了。区文再次把自己飘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今天务必要见到妻子和儿子,毕竟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他不知道他们现在生活的怎么样了。区文就一个一个小区地找,后来他终于在一个小区的街道上看到了儿子,区文大喜过望,他迎着儿子走了过去,可是儿子竟无视他的存在,与他擦身而过。区文回头去看与他擦身而过的儿子,这时候突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他看见儿子很瘦很瘦,身体显得很单薄。他记得在他离开这个世界到另外一个世界时,儿子还白白胖胖的,而现在却会是这个样子。区文悄无声息地跟在儿子后面,如影随形,像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风。区文跟着儿子上了电梯,又跟着儿子走进了一家住户,于是他也就看到了久违的妻子,妻子仍漂亮丰润,仍然还是那么丰姿卓约,而不同的是屋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那是个男人,一个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儿子走向那个男人,将一盒香烟递给了那个男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区文甚至还听到儿子叫了那男人一声“爸”。区文不禁惊呼起来,儿子,你怎么能叫他爸,我才是你的父亲,可是儿子听不到他的声音,也正像他能看到儿子而儿子无法看到他一样。区文又看见男人将自己面前的一个茶杯向前推了一下,示意儿子去给他倒水,儿子迟疑着犹豫着,还用求助的眼神去看自己的妈妈,可是妈妈无动于衷,津津有味地沉浸在自己的电视剧里面。儿子只得端起了茶杯,在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然后又毕恭毕敬地放在那个男人面前,区文的眼睛不禁湿润起来。区文很想走过去在那个男人身上狠狠地踹上一脚,可是他知道他根本就无法靠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人,而自己则不再是人了。这是没办法的事。这就是人与鬼的差别。区文只能默默地看着儿子去给那个男人倒水,只能用泪水同情自己的儿子。儿子在一个地方坐了下来,甚至在坐下时还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一副惊恐不安的样子。儿子静静地坐着,显得很是无精打采,萎靡不振。区文走了过去,在儿子面前蹲了下来,爱怜地看着儿子,想给儿子一些安慰。区文用手抚摸着儿子,可儿子却无动于衷,儿子感觉不到他的爱抚,那个男人还叫了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睡觉去!一旁的妻子责怪了男人一句,然后也对儿子说,睡觉去吧,明天还要上学呢。儿子只得站起了身,向自己的卧室走去,区文跟着儿子走进了儿子的卧室。区文看见儿子一走进自己的卧室,眼睛里就禁不住留下了泪,而这时候的区文也徒然有了一种想哭的欲望,儿子躺到了自己的床上。儿子在躺到床上时,便去枕头下翻摸什么东西,然后区文便看到儿子摸出了一张照片,是自己活着的时候与妻子儿子合照的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自己是笑眯眯的,妻子是笑眯眯的,儿子也是笑眯眯的,很幸福的样子。区文的心里不禁温暖了一下,甚至还看见儿子也笑了一下,区文看着儿子又看着照片,忽然就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并且还拿手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抽了几个耳光。区文知道,自己的荒唐使自己这一家幸福的生活打碎了,打烂了。妻子成了别人的妻子,儿子也向另外一个男人叫爸,甚至这个男人还叫儿子去给他买烟倒水,一点也不疼爱自己的儿子。这时候的区文突然觉得,人活着的全部意义就在于生命的存在,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能够好好活着。不好好的珍惜活着一旦没了生命,什么也都不存在了,什么也都不再是自己的了。  区文在儿子的卧室待了好久,区文不能同儿子去说话,只能默默地看着儿子,看着儿子去抽泣,看着儿子去睡觉。在儿子睡着的时候,区文靠近了儿子,用自己的手去抚摸儿子,用自己的唇去亲吻儿子。这时候的区文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像一个父亲的样子。  区文恋恋不舍的飘出了儿子的卧室。客厅内已经是一片漆黑,区文知道妻子已经和那个男人睡觉去了,区文在客厅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飘进了妻子和那个男人的卧室。卧室里很亮,对什么都能一览无余。区文把自己隐藏在一个角落里。他并不是怕妻子和那个男人看见,而是自己自从成了孤魂野鬼之后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地方。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和妻子都是赤裸裸的身子,显然是他们刚进行完一场大快朵颐的游戏,区文闭上了眼睛,区文觉得两个人的样子真是不堪入目。区文也很想冲过去,狠狠揍妻子和那个男人一顿,尤其是那个霸占了自己妻子的那个男人。可是他无能为力,真的无能为力,他已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了,他无法去阻止这个世界里的妻子同另外一个男人进行的游戏。妻子和那个男人都没有说话,静静躺着,区文真疑心他们是不是睡着了。这时候区文就听到那个男人说,咱们买辆车吧,我们也应该有辆车了,妻子说,想买就买吧,我们也真该有辆车了,男人听了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区文看得出这个男人这时候一定很惬意,很舒畅,很愉悦。这时候区文就听见男人扑哧笑了一下,妻子说,你笑什么?男人又笑,男人说,我在想,敢情区文那小子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用他的生命为代价,为我们创造一个全新的幸福生活。不仅让我们俩有了一套新房,还会让我们拥有一辆自己的私家车。区文听得目瞪口呆起来,人也变得呆滞起来。区文看见妻子狠狠地在那个男人身上拧了一下。妻子说,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睡了他的老婆,你要了他的儿子。还让他的儿子给你买烟倒水,还住了用他单位给他的抚恤金买了新房,还要再用他的抚恤金去买车,竟说出这种话!男人说,这又怎么样,我就是睡他老婆了,我想怎么睡就怎么睡,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他区文就是现在站在我面前也奈何不了我,因为你现在已经是我的老婆。我们就是花他的抚恤金了,他死了,再多的抚恤金,他一分也带不走。还是要让我们活着的人花,活着的人用,当然也包括我这个与他毫不相干的男人!妻子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一下,你说的这话,真没脸没皮。男人扭过了身,抱住了曾经是区文的妻子,而现在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的女人,嬉皮笑脸地说,我就不要脸了,我就是没脸没皮了。然后男人便直接趴到了女人的身上。女人说,刚做了你又要做,我要怀孕了怎么办?男人说,怀孕就怀孕吧,我巴不得你赶紧怀上。女人说,可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儿子。男人喘着气说,老婆是我的老婆,可儿子却永远是他区文的儿子,我得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儿子。女人不再说话。女人很快进入了状态,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这时候的区文突然就有了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心里抽动了一下又抽动了一下,后来整个身子都跟着抽动起来。他无能为力,他无法挽回这个现实,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现实在自己面前发生。妻子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妻子,妻子已经成为了别人的老婆。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可儿子再也体验不到从前的快乐,体味不到曾经的父爱。  区文回到自己的“家”,那个人看见了他,仍用沙哑的声音说,你回来了?区文停住了脚步,点了点头。那人就说,你哭了?区文又点了点头。那人又说,走就走了,来就来了,既来之则安之,什么都已经成了过去。活着什么都是自己的,死了什么都不是了。区文说,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那个女人带着我的儿子还有我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抚恤金,又嫁了另外一个男人。他们用抚恤金购置了新房还准备买车甚至于那个男人还用恶毒的语言来侮辱我。可是我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寻欢作乐,只是可怜我的儿子,孤苦伶仃。那人又说,放下吧,放下也就放下了,我们一切都无能为力了。我活着的时候有着数千万的家产,可是还不是同你现在一模一样。我的妻子带着我的儿子,带着我的数千万家产嫁给了我曾经的一个手下。现在想来也真可笑,在我活着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这个小子是在为我打工,到现在才终于弄明白,我在人世间的摸爬滚打几十年,所创造的财富都是在为这个小子而奔波忙碌,用自己的血汗在为他打工。其实这错不在他人,而在自己,要不是我醉酒驾车导致车祸,也不会来到这里。你要是工作时注意安全不盲目而行,会有这种结果吗?功名利禄都是人间事物,娇妻儿女都是人间生活。可惜我们已不是人间的人了,我们左右不了人间的事物,也左右不了人间的生活。人间的生活就是这么样的。好了,放下吧,我都已经放下了。无可奈何花落去,一江春水向东流。那人站起身,摇晃了一下身子,就不见了踪影。区文没有动,呆呆的站着,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徐徐的夜风在墓地飘来荡去。区文抹了一把眼泪,又抹了一把眼泪,甚至还抽泣了一下,然后又向身后那个人间城市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无可奈何地又依依不舍地走进了自己的那个“家”。区文在走进时,感觉到了阵阵寒意切入到了自己的肌肤,就不由地打了个哆嗦,又抹了一把眼泪,然后躺下了,闭上了眼睛。区文期望自己做个好梦,让他在梦中再回一次人间,好好的活一回,不再拿生命当儿戏。 共 504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泌尿系统感染重复发作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究竟如何治疗老年癫痫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