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商品期价暴涨中国面临输入型金融危机

2019/07/13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商品期价暴涨 中国面临输入型金融危机北京金融大街27号投资广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走进中国期货协会副会长常清的办公室,满满一墙的图书

商品期价暴涨 中国面临输入型金融危机

北京金融大街27号投资广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方。走进中国期货协会副会长常清的办公室,满满一墙的图书映入眼帘。在“硝烟四起”的金融战场上,这里让人一下子放松了神经。

“中国经济的内伤”、“财富转移和流失”、“输入型金融危机”……但是,提及大宗原材料暴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常清痛切而无奈地甩出这一连串让人为之震撼的表述和词语。

价格暴涨颠覆传统思维

从近两周开始,国内外期货市场上有色金属、能源和贵金属期货价格大面积暴跌,再次引起了市场各方的争议和关注。

“商品价格经过持续大幅上涨之后出现回调整理是很正常的修正,短期价格的调整,并没有改变整体商品的大牛市格局。”常清说。自2001年始,全球贵金属、有色金属、能源等大宗基础商品价格不断上涨,尤其是今年以来,商品价格一路飙升,迎来了风光无限的“超级大牛市”。

对此,常清表示,对大多数人而言,国际国内商品大牛市的来临已无疑义。然而,在这波行情中,原材料和能源的价格涨幅之高却令业界和一些经济学家们跌破眼镜。

从供给角度看,世界商品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一直处于过剩状态。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尤其是2001年以后,中国经济开始爆发式增长,对基础商品的需求急剧放大。这时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反差开始凸显。美国经济在摆脱9·11的阴影后也开始高速增长,这无疑加剧了商品市场供求关系的紧张。

从金融角度来看,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宽松的货币政策和低利率政策使得国际市场上资金供给比较充裕,因此导致了“流动性泛滥”;同时,美元的贬值也会影响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的价格。但美元贬值也非近日之事,甚而在美元升值的时候大宗商品价格照旧处于涨势之中,经典的货币理论也无法对此作出合理解释。

粗放型增长难掩中国经济“内伤”

“大宗原材料价暴涨,可以说是中国经济的的‘内伤’。”从2003年,常清就开始研究大宗原材料上涨对中国经济影响。他认为,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暴涨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较大负面影响,他深为这场世界经济增长的“盛宴”终由中国来“埋单”而感到忧心忡忡。

近年来,全球商品市场逐渐成为的投资亮点。但是与此同时,我国为这次商品牛市付出的代价也在不断增加。国土资源部公告显示,2005年,我国矿产品贸易总额突破3000亿美元,较2004年增长25%.大宗短缺矿产品的进口量也在继续增加:原油进口达12682万吨,铁矿石进口27523万吨,锰矿石进口458万吨,铬铁矿进口302万吨,铜矿石进口406万吨,钾肥进口917万吨。

在采访中,常清向表示,“中国支援了全世界”,然而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却照账全付了这场经济增长盛宴的“单”。

他说,当国际市场初级产品价格大幅度上涨的时候,会通过我国初级产品的进口直接带动我国初级产品价格的上涨;但是由于产业结构落后,制造业产品无法形成垄断性的竞争优势,因而上游产品价格上涨无法通过下游产品价格上涨来转移价格风险,导致制造业企业利润下降,经营状况恶化。

从2005年中国上市公司年报来看,加工工业上市公司利润已在不断下降。由此可见,每一次国际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都会造成国内财富的流失,对中国经济造成中长期的伤害。

常清指出,财富的流失还表现在其他方面。从数据来看,目前我国的外汇储备已达到8500多亿,但如果考虑到国际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因素,按当期购买力来计算,我们的外汇实际购买力却在降低。拿原油价格来说,1999年时是12美元一吨,而现在是75美元,翻了六倍多,但我们的外汇储备1999年时是1500多亿美元,目前只增长了五倍多,这说明外汇增长的速度赶不上原油价格的上涨。

常清指出,中国经济的“内伤”目前还只是隐忧,几年后人们会感受到切肤之痛。在粗放型经济增长的掩盖下,人们只看到当前经济发展的良好势头,却对伴随而来的效益很差的问题视而不见。

变“中国因素”为“中国力量”

商品价格狂舞,牛市前所未见。在这轮国际范围内的超级大牛市当中,国内企业叫苦不迭,经济有可能陷入“悲惨型增长”,那么中国到底该怎么办?

常清的基本判断是“市场永远是对的”,为明智的做法就是要尊重市场、顺势而为。

从宏观上来讲,政府已经不能左右市场的价格。他说,我国的国储体制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体制,已远远不适应今天的经济形势,所以才出现了干扰价格信号的问题。如前几年橡胶价格每吨涨到1.5万元左右时就抛出了库存,使价格暴跌。国内胶价一段时间在1.2万元左右运行,但后来大涨到每吨2.3万元以上后长期居高不下。国储在2003年至2004年期间并没有给企业发出在国际市场大量进货、订长期合同的信号,眼下国内橡胶几乎已断炊。

从中观上看,加强行业自律,发挥企业协会的积极作用,对行业将会起到保护作用。我国正处于体制转轨过程中,行业自律体系有待完善。现在的行业协会官方色彩浓厚,协会组织者都是政府官员,与行业并无直接利益关系。所以在商品价格上涨时,就无法寄希望于行业协会。

从微观上说,常清强烈反对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进行大量套期保值业务。

由于客场作战的原因,我国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套保量大了之后,短时期内容易成为国外基金狩猎的对象。量做得越大,价格往反方向运动就越快。因为期货市场是多空对峙的市场,在运行中,资金实力、追加保证金的时间、市场头寸持有技术等,都需要有体制保障和非常专业的人士,而我国企业体制目前还不能完全适应其运行。我国企业在境外保值,常常出现一些意外事件就源于此,如中航油、国储铜事件等等。

既如此,结论已经很清楚,那就是面对能源、原材料价格暴涨,企业应该充分利用国内期货市场,进行全面风险管理,锁定成本,提高竞争力,让价格波动不影响企业经营。

而作为政府来讲,要认真思考如何将我国期货市场建成亚洲时区乃至全球的定价中心,让一些受“中国因素”影响巨大的商品在中国期货市场上形成合理均衡的价格。

杭州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延边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怀化实验中心医院哪家好
贺州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伤筋动骨

下一页:七律书法新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