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朝鲜战场上美军战俘思想脆弱拉肚子不出门

2018-12-06 23:46:58

朝鲜战场上美军战俘思想脆弱 拉肚子不出门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次战役打响,我先头部队在云山战役中两战两捷。前线部队抓获名美军战俘后随即送到我们驻地,我参与接管了这名美军战俘,从此开始了我长达六年的美军战俘工作。

这名美军战俘名叫琼斯,是美军派到韩国国军第六师的军事顾问,军衔是陆军中校。琼斯被俘时右臂负伤。只见他神情紧张,顾虑重重,不多讲话,因为不了解我军政策,不知道我们会怎样对待他。我们安排他住进老乡家里,让他吃饱肚子,穿上冬衣,医生给他看病敷药,夜里让他安睡在老乡的热炕上。这样,渐渐消除了琼斯 被杀、被虐待 的恐惧心理,慢慢开始说话。他对我说: 我不愿意来朝鲜打仗,我有妻子有儿女,我非常想念他们,希望早日回去与他们团聚。 他从口袋里掏出家人的照片给我看,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从琼斯的思想变化中我看到了我军宽待俘虏政策的威力。

艰苦设营宽待战俘

次战役结束后,大批战俘从前线送到后方来,建立战俘营成了迫在眉睫的任务。记得一个寒冬的夜晚,我们一行20多人,在志愿军政治部保卫部部长杨霖的亲自带领下,顶风冒雪,在敌机轰炸的威胁中徒步前往碧潼等地选址。1950年朝鲜的冬天特别寒冷,温度降到摄氏零下40度,山高路滑,行军速度非常慢,我们背着背包一整夜只走了20多里路,但大家的情绪都很饱满。目的地碧潼地处鸭绿江畔,三面环水,是个理想的设营之地,但整个城市已被敌机轰炸得满目疮痍,需要修整后才能接收战俘。

1950年12月第二次战役后,为了收容大批战俘,我和同事们来到鹤丰铜矿区,利用那里残存的工棚,临时收容了几百名 联合国军 战俘。那时敌机轰炸导致交通困难,物资十分匮乏,朝鲜政府给战俘提供苞米、黄豆等食品已经很不容易,而过惯了养尊处优生活的美国大兵适应不了食品缺乏的艰苦生活,他们情绪低落,精神状态很不好,加上天气寒冷,患感冒、得肺炎、闹肠胃病的战俘越来越多。有的战俘思想有波动,干脆躺着不出屋,拉肚子就用毯子一层一层包住大便,一扔了事,有的连地上的烟蒂也捡起来抽。这些表现反映了美军战俘思想异常脆弱的一面。

被俘美军军官对我军怀有严重的敌对情绪,对战俘生活很不满意。记得有一次,着名作家魏巍和一名美军战俘中校谈话,那名战俘态度十分傲慢,极力为美军侵略行为辩护,对我军进行诬蔑。魏巍当即严辞批驳,警告他: 你必须知道你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俘,美军侵略朝鲜是不得人心的! 魏巍的一席话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灭了敌人的威风,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碧潼等地战俘营逐渐建立后,战俘的居住条件得到改善。我在一个有200名 联合国军 战俘的中队,带领几名刚从大学抽调来的大学生一起工作。我们从缓和战俘的敌对情绪、消除他们的思想顾虑入手,使他们相信我军的宽待战俘政策。通过宽待俘虏行动,让战俘吃好穿暖,伤病战俘得到治疗,对不同国家、不同官阶、不同民族和宗教信仰的战俘一视同仁,不歧视,阐明我军拥护和平、反对战争的主张。这使大多数战俘思想有了转变,他们相信在战俘营里的生活是安全的。当然曾经有个别战俘逃跑,但无路可走又回到战俘营。他们体会到志愿军的宽待俘虏政策是仁道的,说我们是 他们的救命恩人 ,有外军战俘称赞我军战俘营 像是一所学校 , 是世界上等的战俘营 。

滚筒筛沙机
矽塑
工字钢冷弯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