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24岁码农辞职当游戏主播工作一年买奥迪

2018-12-07 02:27:03

24岁码农辞职当游戏主播 工作一年买奥迪

一位游戏主播在工作 CFP供图电子竞技吸引了大量的观众,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图片来自络 “游戏主播”算得上是个新兴职业,他们中的佼佼者动动嘴,就年入几百万。 这是一个跟年轻人有关的职业,从业的都是年轻人,捧场的年纪也都不大。他们跟电子竞技的运动员一起,颠覆了人们对于电子游戏的印象。自打这个职业出现那天起,这个人群就与资本脱不了干系—实际上,在许多投资者看来,“这是一个比房地产还要挣钱的行当。” 这不难理解。 如果你是中国几亿电子游戏爱好者之一,恰好又喜欢玩LOL(英雄联盟,目前火的对抗类电子游戏),那么一定知道“斗鱼”。这是一个传播游戏视频的地方,每天,都有无数人登录这里学技术或是找乐子。技术与乐子都跟游戏主播有关,年轻的男女从业者们或讲解游戏,或卖萌,或卖傻,总能获得捧场,名利双收。 这片名利场看起来繁华极了,少有人看透。 现代快报 廖健伟 主播 故事 一线主播:熊大 性别:男 年龄:24岁 不满意工作,他选择去当主播 经过1年多努力,24岁的邓亚雄现在已经是国内的一线主播。说起“熊大”,圈里人都不会往动画片上联想。 “我大学是学计算机的。毕业后,在广州入了IT界。但这工作太枯燥,作为一个码农,每天只能跟电脑对话。”熊大说,2014年,他实在受不了了,干脆辞了工作,回到湖北老家。 “我爱玩游戏,也接触到了游戏主播这个行当。”熊大说,他一入行就喜欢上了这个职业,“可以一边打游戏,一边跟友吹牛,一开始,我还打算兼职做主播的,后来,不想找工作了。” 2014年4月,熊大在17173站的游戏直播平台开设了自己的直播室,开始直播一款时下十分热门的卡牌游戏。 “天,我的直播间里一名观众都没有。我一个人对着电脑说了一下午。”熊大说,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失落极了。 家人也在质疑,“都说我不务正业。”熊大苦笑着说,“还好我坚持了下来。” 聊天室里的观众越来越多了。个月结束时,熊大竟意外地取得了平台总人气排行榜第五的成绩,一次性拿到了3000元的奖金。 随后的几个月里,熊大的人气排名一直不断提升,并终拿到了人气,拿到了10000元奖金。只是在家玩游戏,月入就能过万,家人的反对声慢慢地平息下去了,熊大下定决心,成为一名专职的游戏主播。 孤独的主播,享受到粉丝成群的乐趣 起先,熊大想要一份底薪,但站拒绝了他,“之前没有这个先例。”熊大干脆放弃了之前的成绩,把直播室搬到了“斗鱼”。 “这就等于是重新开始了。”熊大说,自己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几千名观众,一下子就只剩下三四百人,“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把观众找回来。” 熊大开始全年无休地直播生活,每天有一大半时间泡在上,那怕除夕,也工作了11个小时。 风趣幽默的直播风格,频繁地互动,让熊大的粉丝重新聚集了起来。 “有一天玩得正开心呢,我瞟了一眼观众人数,竟然超过了8万人!”熊大说,在这之后没多久,站就主动找到了他,和他签订了一份直播合约。 观众是上帝,熊大深知这一点,他曾尝试过带着粉红的假发直播;只要游戏里有一个失误,他就自罚做5个俯卧撑;友提出想看他跳舞,他就看着视频练舞 这些略显古怪的招数,让熊大有了20万上下的粉丝,跻身国内一线主播的行列。 “每个月的收入不是很稳定,但肯定都会超过五位数。”熊大说,在自己做主播的一年多里,他给自己买了一辆奥迪车。 不过,收入不菲的背后,也有无奈。 “从成了专职主播之后,自己的时间就所剩无几了。”熊大说,他基本上都要到凌晨才能睡觉,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起来后就要面临下一场直播。”因为直播占据了太多时间,熊大的交际圈小了起来,而因为没时间,他的前任女友也和他提出了分手。 而谈起自己的未来,熊大表示,自己希望一直能做下去,“我很看好游戏直播的前景,所以我现阶段的目标,是要做国内的游戏主播。” 中坚主播:仙儿 性别:女 年龄:19岁 长得漂亮又喜欢打游戏,理所当然成了主播 相比于以主播为职业的熊大,19岁仙儿的直播道路轻松了许多。 仙儿是一名大二学生,目前正在上海的一所大学学习服装设计专业。“我自己喜欢打游戏,有个一起玩游戏的朋友在做直播。就介绍我去了。”2014年9月,仙儿成了一名游戏主播。她长得很清秀,说话声音也动听,很快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相比熊大每天都有固定的直播时间,仙儿的直播显得有些随意。由于白天上课,所以仙儿直播时间基本是在下午和晚上。“我的直播基本没有固定的时间,只要有空的时候就会播。如果打得开心,就会多播一会。” 仙儿并没有觉得直播占据了自己太多时间,“毕竟这也是自己喜欢的事,所以做起来不会觉得无聊。”仙儿说。 月薪常过万,但也被观众骂哭过 现在,仙儿每次直播,直播间里都有几千人。“我的观众数量从整体来看,算是中游水平。“仙儿告诉现代快报,虽然自己的观众和粉丝数,相比主播还有不少差距,但她已经很满足了。 目前,仙儿已经和她所在的直播平台签约,拥有了一份稳定的月薪。“除了平台给的工资之外,每个月观众送我的虚拟礼物里,也能分到不少钱。”仙儿说,她现在每个月都能有上万元的收入,“对于一个学生来讲,已经很不错了。”仙儿说。 虽然仙儿对自己的这份工作还算满意,但其中也有让她感到心烦的事情。“记得有一次,我玩游戏时出现了个失误。直播间里的所有观众都起来骂我。”仙儿说,那一刻,她感觉到很无助,“不就是没玩好游戏吗,你们至于这么说我么?”就这一次,仙儿当着几千名观众的面,流下了眼泪。 “其实直播的时间长了,对观众们的批评已经有些麻木了。只要学会无视他们,只看夸我的评论就可以了。”仙儿半开玩笑地说道。 底层主播:鬼魂 性别:男 年龄:24岁 他很辛苦,但大部分主播都这样 鬼魂真名叫尹科,今年24岁,目前在上海的一家游戏媒体做活动策划。2014年10月尹科在朋友的鼓动下,成为了一名游戏主播。 做主播,是尹科的兼职。 “我的直播时间是每周一到周五,晚上8点开始,12点左右结束。”尹科说,他目前在一个相对小众的平台,直播着一个相对小众的游戏,“其实刚开始直播时,我也尝试过直播热门游戏。但几乎没什么人看。” 尹科更擅长目前的游戏项目,在这个项目上,他曾经拿过。很快,他就拥有了一批忠实观众。 不过,这个游戏还是小众了些,尹科的粉丝多时只有几百人。这也导致尹科做主播的收入并不多。 但这是大多数主播的常态,“他们只是利用公共资源打比赛给观众们看,没有稳定收入。而自己本身也大多是一些上班族或者大学生,不需要以此谋生。”尹科说。 曾想过放弃,但看好游戏直播这个产业的未来 尹科每个月能从平台得到1000元的底薪,另外,如果观众们给他送了虚拟礼物,他可以得到礼物价格四成的奖励。 尹科说,靠做直播,他每个月能有1500元左右的收入。 虽然收入不高,但尹科付出的精力并不小,由于要做直播,他每天都要到凌晨才能睡觉,长此以往,他渐渐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直播累的时候,也经常想要放弃。但想到不做直播,就难再看到自己的粉丝,我又放不下了。”尹科说。 不过,虽然自己的直播之路并不算成功,但身为业内人,尹科对游戏直播的未来还是很看好的,“Twitch的成功就是的例子。而且随着电子竞技越来越受人关注,游戏直播必然会有很大的潜力。” 行业 起源 游戏主播蜂拥而至,资本也跟着来了 你可能从来就没听说过Twitch这个站。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并不为所有人熟知的站,仅仅成立三年后,就被互联巨头亚马逊以9.7亿美元收购。 Twitch站成立于2011年,是一个面向视频游戏的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在这里,游戏玩家可以实时地观看其他玩家的游戏情况。Twitch的出现和成功,让大家看到了游戏直播平台的潜力,近几年来,国内的视频直播站如雨后春笋般竞相出现,国内的主播也越来越多。 国外: 短短三年,Twitch成为 “庞然大物” 2007年,Twitch的前身成立了。在上,通过创建自己的视频直播间,友可以在向其他人展示自己身边的世界。起初,囊括了社交、科技、体育、娱乐、、游戏等多个频道。 出乎意料,游戏版块发展得惊人迅速,成为了上的一个版块,很快,这个版块开始独立运营,被命名为Twitch。2011年6月6日,Twitch正式向公众推出了测试版站。用户可直播游戏视频,并提供解说。 2014年8月26日,亚马逊宣布将以约9.7亿美元的现金收购Twitch所有流通股。此次收购,这不仅成为游戏业界的一笔重要收购,也是亚马逊史上规模的并购案例。而此时,的前身,却已经悄然关闭了站。 被亚马逊收购的这一年,也是发展迅速的一年。根据亚马逊在2015年年初发布的数据,截至2014年12月底,Twitch月均观众数量已经有1亿。而在一年前,Twitch月均观众数量仅为4500万。 Twitch已经成为美国互联访问量的第四大来源,仅次于Netflix、谷歌和苹果。 不光是观众数在增加,从事游戏直播工作的人数也成倍增长,2015年,Twitch全球主播数量为150万,较一年前的90万增长67%。 国内: 资本汹涌,“Twitch门徒”竞相出现 2012年开始,国内先后出现了不少游戏直播站。由于国内的这些游戏直播站,其站架构和twitch都极为相似,所以在业内,不少人都称它们为“Twitch门徒“。粗略统计了一下,目前国内大大小小的游戏直播平台,已经有10多个。 2003年就已经涉足游戏圈的游戏人张宏圣(络id:BBC)说,在他的印象中,国内比较早做络直播的,是一款名叫“风云直播”的平台,“不过这个平台主要是以整合一些络视频媒体的节目为主,并没有什么个人主播的直播在其中。“张宏圣说,随后,.国内游戏媒体开始设立自己的游戏直播平台,个人主播开始陆续出现。 从2014年初开始,独立的游戏直播平台便开始大量出现出现。也许是看到了twitch的成功,独立的游戏直播平台一出现,便吸引了大量资本的注入。其中,一款2014年刚成立的直播平台,在短期内就获得了A轮2000万人民币及B轮2000万美金融资的。 而诸如腾讯、易等国内老牌的互联巨头,也在直播平台上投入了重金。这得益于主播们的人气。 据媒体报道,一位名为若风的游戏主播,其直播时观众人数高达惊人的250万。“这对于游戏代理商的吸引力是巨大的。“这名业内人士说。 未来 问题 势头迅猛,但问题仍然存在 国内游戏直播平台的势头虽猛,但缺乏盈利模式、充斥恶性竞争等问题,也让不少业内人士对直播平台的未来,充满了隐忧。据了解,国内主要的几个直播平台,虽然每个的声势都很浩大,但大多没能实现盈利。此外,主播们为了吸引观众而毫无底线、平台之间相互挖角等现象也让人觉得国内的直播平台还没正真的走向成熟。 问题一:盈利模式不明 作为免费的游戏直播站,Twitch的获得收入的方式有三种:首先是订阅的收入,热门游戏比赛如果观众想要看到更高画质的内容,就需要付费;其次,是来自于页面广告收入;另外,观众对直播者的捐赠,由Twitch和直播者分成。不过,为了吸引直播者,观众的捐赠中大部分归于直播者,平台只能拿到小部分。 在观察了多个国内主流直播平台后发现,除了订阅收费这一项外,这些平台基本照搬了Twitch的做法。比如,直播站设置了增值项目和广告页面,观众可以购买VIP会员彰显身份,也可以购买虚拟物品打赏主播。 此外,这些直播平台还会和一些游戏以及页游戏合作,希望将观众们分流至各个手游、页游,以此获取部分收入。 虽然盈利途径和twitch相比不相上下,但是国内的直播平台的运营成本却高出许多。据了解,Twitch在美国自建了机房和各州间的光纤,在各州和各市,将这些光纤接入电信运营商的络则是免费的。而在中国,租用服务器和购买带宽则是要付昂贵费用的。举例来说,假设平台给观众提供800K码率清晰度的视频,如果平台有10万人,就需要80G带宽,按照1G带宽每年25万元人民币计算,那么一年光这笔费用,就要支出2000万。 此外,由于国内的直播平台都处于起步阶段,各家为了抢夺市场,都不惜花大价钱和知名的游戏主播签约。不久前,上就有传言称,国内某些的游戏主播,和直播平台之间都有年薪上千万的合约。 “你所看到的媒体曝光的数字可能会有部分虚高,千万级的我不知道是否确实达到,但是数百万的有不少。”张宏圣告诉,在他看来,目前大多数平台都处于抢占市场,累积用户的阶段,所以才会不惜重金拉拢人气。至于平台目前是否可以盈利,可能是他们下个阶段才要需要考虑的事情。“ 问题二:素质参差不齐, 直播乱象丛生 对于直播平台和游戏主播来说,人气的高低,是他们能够获取获取利益的标准。而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主播选择通过暴露的着装、低俗的表演来博取广大观众的眼球。 单纯的穿着暴露已经麻木了观众们的视线,于是我们看到了“直播自残”、“直播床戏”、“直播换衣”等等让人瞠目结舌的所谓“游戏视频”。 虽然各大平台只要发现主播有“越界”的行为,就会强制关闭该主播的直播间,但游戏直播中,各种低俗的表演仍然时有出现。 去年年底,就有一名年仅17岁的男主播,将近摄像头对准了自家的床头,直播起了自己和女友的休学同居生活;而在今年6月,又有一名男主播竟然在自己的直播间里直播吃蛇,并向观众们宣传,只要大家能想到的动物,他都可以吃。 这样的乱象,也引起了不少玩家的不满,“本身游戏行业的非议就不少,如果这样的事情不断出现,一定又会出现更多的反对声。这对我们这些专心做游戏直播的主播来说,无疑也是一种伤害。”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草根主播说。 问题三:版权是致命伤 2014年,可以说是独立直播平台发展快。但在他们快速争夺着自己的地盘时,直播平台的致命伤也慢慢开始浮现。 去年10月初,易正式收回了旗下的一款热门游的游戏直播权,并出资打造了自己的视频直播平台。“易是美国暴雪公司游戏在中国的代理,而现在直播中较火的游戏项目,有不少都是出自于暴雪之手。”一位业内人士说。 事实是,游戏厂商和游戏代理商也已经行动了起来行动起来。除了易正在打造自己的直播平台之外,腾讯、维尔福等大型游戏厂商,都相继推出自己的直播平台:2014年12月3日维尔福给自己的一款游戏,加入了一个名为“Steam Broadcasting”的视频直播功能。2015年2月1日,腾讯投资的游戏直播平台也正式上线。 所以,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虽然第三方游戏直播平台彼此之间的厮杀激烈,但其实他们的敌人很可能不是彼此,而是正在正躲在他们背后伺机而动的游戏厂商。“只要游戏厂商和游戏代理商把游戏的直播权收回,对于这些独立的游戏平台的打击,很可能是致命的。”一位业内人士说。

玻璃钢夹砂管道
混凝土切割
青岛画册设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