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话纪元 第二十三章:金砂

2019/10/15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神话纪元 第二十三章:金砂陈守义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恍惚间觉得自己就像十恶不赦的恶棍。不过他可不准备放了她。自己凭本事抓到

神话纪元 第二十三章:金砂

陈守义抹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恍惚间觉得自己就像十恶不赦的恶棍。

不过他可不准备放了她。

自己凭本事抓到的,为什么要放?

他把贝壳女放到地上,麻绳的另一端,系在一根草上。

然后,他就拿过木棍,准备练习剑术。

他立刻就感觉到和地球练习时的不同。

在这个世界的重力下,他感觉自己每一次发力,都变得迟钝而又沉重,肌肉艰涩的犹如锈迹斑斑的机器,相当的费力,他仿佛重回初学剑术的那段日子,再不复地球的流畅熟练。

而且每练习不过几分钟,他的肌肉就开始抽痛,身体出现痉挛,必须休息一段时间。

不过越是严苛的环境,训练效果也越发明显。

他能感觉等如果自己能在异世界中,也能练得收发如心,他的剑术水准恐怕将更上一层楼。

……

期间,趁着陈守义不注意,贝壳女不停的试图逃离。

她先是满头大汗的解着脚上的绳子,可惜绳子打的是死结,再加上她力弱体虚,解了半天都解不开。

然后,她又怼上的那颗小草。

说是小草,那也是对陈守义而言,对贝壳女来说,可是比她大腿都要粗。

无论拼命的扯,还是的用嘴咬,直到耗尽了所有体力,都没把草弄断。

她终于放弃了,微风吹着她细细的发丝,轻轻飘扬,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一脸的绝望而又麻木,也许是想到自己黑暗的未来,一行清泪缓缓从她脸上滑下,凄楚而又可怜。

渐渐她就感觉有些饿了,她飞到附近花丛中,饱饮了一顿花蜜,又回来认命的坐下。

……

时间缓缓的流逝,太阳逐渐西斜,陈守义感觉腹中的饥饿,终于停了下来,他发现自己有些失策,早知道应该带点食物进来。

紧接着,他转身一看,发现贝壳女小手抓着一颗砂砾,上下抛动,似乎正在自娱自乐。

一开始,陈守义还没注意,直到一缕金光闪过他的眼睛,他才敏锐的发现不对。

他走了过去,把贝壳女吓得连忙把砂砾一扔,连连后退。

不过,陈守义目标可并不是她,而是她扔掉的砂砾。

他小心的捡了起来,砂砾也就比芝麻点稍大,却散发金色的光泽。

这种勾人心魄的色彩,让他心脏砰砰跳动。

“黄金!”陈守义差点惊呼一声。

小岛上竟有黄金!

他连忙仔细的查看着地面的沙土,却什么都没发现。

“你在哪里找到的?”

“@¥#%@”贝壳女一脸凄楚的拼命摇头,脸上泪水涟涟,细弱蝇蚊说着古怪的语言。

看她神态,这显然是答非所问了。

陈守义耐下心来,用手指了指金砂,又指了指自己,然后做了东西归我的手势。

他耐心的反复沟通了几次,可贝壳女却依然一脸懵懂。

陈守义想了下,觉得必须做个两界通用的动作。

他细细沉吟了一番,忽然心中一动。

下一刻,他就张开嘴,把手中金砂往嘴里一放,咀嚼了几下,咽了下去,实则金砂被他夹在手缝里。

然后他看向贝壳女,面容狰狞。

那嘴在贝壳女中无疑和血盆大口无异,她果然被吓坏了,拼命的后面,脸色苍白如纸。

很快,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左右右看,忽然飞了起来。

飞了几米后,便落在地上,也没见她怎么寻找,很快一颗金黄色的砂砾,就被她抓在手心,随即飞快的飞过来,讨好放到陈守义的手心。

他看的心中一喜,这里果然不少。

但面上却丝毫不显,他继续佯装着塞进口中

,又瞪着的贝壳女。

可怜的贝壳女,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连忙又慌乱的飞成一团,四处的寻找。

陈守义看着一阵,心中有些惊讶,他发现贝壳女似乎有种敏锐的直觉,她甚至可以准确的找到埋藏在沙粒中的金砂。

他不止一次看到,贝壳女挖去表面的沙土,从里面取出金砂来。

不一会功夫,陈守义手中的金砂数量,就从两颗,变成了十八颗,小的只有针尖大小,大的足有绿豆大小。

可贝壳女再也飞不动,瘫坐在地上,满头大汗。

看着她精疲力竭的样子,陈守义也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不再逼迫。

肚子越来越饿,决定去外面吃饭。

他看了眼贝壳女,犹豫了下,还是决定让她留在这里。

他把原来她藏身的贝壳放到她边上,有着这个贝壳的保护,相信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至少遇到昆虫之类,完全可以躲到里面。

……

很快,他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烂尾楼。

掏出开机。

很快一连串讯息,就冒了出来了。

他看了下,发现全部都是张晓月的。

“好无聊啊!”

“你在干什么”

……

“今天吃了爸爸烧的菜,好难吃!”

陈守义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连忙回信道:“不好意思,刚刚修习武道,现在才看到,你在干嘛?”

没过多久,短信就回了。

“正在午睡中就被你吵醒了,可恶!”张晓月趴在床上,捧着,腮帮轻轻鼓着,手上快速的打字。

说起来,她真正认识陈守义也就升入高三的这个月,在以前,她一直都没什么印象。

那是一个很容易忽略的男生,在班级没什么存在感。

直到有一天,他忽然在武道课上表演刺剑,一鸣惊人,她才开始渐渐关注这个男生。

而后来两人在书店的遭遇蛮人,他抓着自己的手腕,一脸沉稳的护着自己挤出人群,她忽然感觉这个男生变得如磁铁般吸引着自己。

……

“那是你睡觉姿势不对!”陈守义含笑着回道。

“那你说说睡觉还要什么姿势?”

陈守义不由想起上荤段子,迅速的打道:“那姿势可多了,比炼体三十六式还多。”

随即感觉不对,他又迅速删掉,才刚删,对方就回信了。

“你好污啊,没想到你也不老实。”

陈守义愕然,连忙立刻发了个满头大汗的表情。

他找到一间麻辣烫店,点完菜继续发讯息:“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不懂!”

陈守义一边吃着麻辣烫,一边微笑回着讯息,一顿饭的功夫,讯息就发数十条,感觉彼此都有说不完的话。

,他以极大的极大的毅力结束话题:“我要去练习剑术了,等会再聊!”

“恩,一定要加油!”

陈守义看后关掉,顿时感觉动力满满。

……

贝壳女坐在贝壳上,惬意的双脚轻轻的摆动,见那可怕的巨人再次回来。

她连忙缩回贝壳。

陈守义看了一眼,发现贝壳边上,又多了七八颗金砂,金灿灿的惹人注目,显然是他出去这段时间收集的。

没想到贝壳女还有这样的自觉。

陈守义觉得看来以后要对她好一点了,这可是会下金蛋的鸡啊!

他心情不错的,围着小岛巡视了一圈,进行消食。

继而又继续练习剑术。

时间很快流逝,异世界的黑夜,便渐渐降临了。

没有月亮,连星光都没有。

地球到现在都无法判断,异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它似乎完全不似于正常的宇宙。

除了“太阳”似乎还算正常外,完全看不到其他的天体。

但这里也并非没有光。

陈守义看到海洋上,无数的荧光时而汇聚,时而消散,如绸带,如极光,妖冶而又壮观,震撼而又神秘。

就连小岛之上,也升腾起,星星点点的光亮,夹杂在丝丝的薄雾之间,给人一种魔幻的色彩。

这时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唱歌,声音缥缈哀婉,似乎从遥远处海上传来,让人忍不住驻足倾听。

陈守义却听的生出一丝寒意,异世界的黑夜是可怕的,那是一个完全是鬼怪幽魂的世界,无数的关于异世界的资料,都反复提及这一点。

他回首看了眼贝壳女,却发现她早已躲在贝壳内了。

PS:求推荐

北京哪个癫痫病医院好
湖南检查妇科哪医院好
哈尔滨那家三甲医院治疗早泄
南京输卵管堵塞的检查方法
天津医院妇科哪儿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