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那么浅情那么深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楚天宇的回来无疑给楚家投下一枚炸弹,立即炸开了锅。为何会如此呢?事情还得从天宇回来当天说起。  二月里的江南小镇——青山镇,时有细雨落下。不

楚天宇的回来无疑给楚家投下一枚炸弹,立即炸开了锅。为何会如此呢?事情还得从天宇回来当天说起。  二月里的江南小镇——青山镇,时有细雨落下。不过在天宇回来的当天却是个大晴天。这天,楚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都忙做一团,不为别的,只为迎接二少爷的回来。这边楚家老大——楚天伟和媳妇——赵秀兰,二人一边打着哈欠从西房来到正房。他们二人全家上下如此隆重,心里难免吃味,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沈老爷还是能闻出一些来,不过天宇马上就要回家,也就未放在心上……  随着家丁的一声喊,楚老爷、楚夫人、天威、秀兰和楚天玲全都跑向院子里,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就是身穿白衬衣、黑马甲、黑西服、黑西裤和黑皮鞋的楚天宇。  楚老爷和楚夫人还没来得及表达各自的思念之情,赫然发现天宇身边还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  “这孩子是?”楚老爷率先开口替大家问出心中疑问。  “我儿子。”天宇平静的这根本就不能算是一件事。他转而蹲下,拉着小男孩的一只手,指着自己面前的父亲、母亲、大哥、大嫂和小妹,道,“小杰,他们就是爷爷、奶奶、大伯父、大伯母和姑姑,以后他们就是你的亲人。”他把家人全都介绍给小杰。  小杰乖巧的叫着每个人,但是大人们的各种表情也令敏感的他在心中起了一丝涟漪。  楚老爷似乎并没有听见小杰的这声“爷爷”,他看着天宇,沉脸、闷声道,“你跟我进书房。”说完,转身向书房走去。  楚老夫人面对个性、脾气极为相似的父子俩,心知一场风暴即将到来。她不无担心的叫住经过自己身旁的天宇。  天宇拍拍她的肩膀,冲她笑了下,表示不会有事发生。  天威和秀兰则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看着老二和父亲一起走去书房的背景。心想,老二捅出这样的篓子,老头子一定不会放过他,这样一来自己的地位在这个家里也就有所提升。  楚家的家丁和丫鬟们则在一边窃窃私语,待刘管家呵斥他们后,又全都散去,热闹的院子一下子又陷入到沉寂中。  先进书房的楚老爷背对着门,胸口因气愤而起伏不定。他的眉头深锁,一只手撑着书桌的桌沿,明显可见手背因用力过度而开始泛白。他就这样静立着,像一尊塑像。其实,如果换做是老大,他还不至于动这么大的怒气,可这偏偏是老二,自己为看重的老二竟也会做出这等丑事。  随后进来的天宇冲背对着自己的父亲叫了声爹后把门关上。  “说说吧,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楚老爷转过身来看向天宇。  为了小杰不被送到孤儿院,天宇向父亲撒谎说小杰是自己和恋人如萍的孩子,“我和如萍在国外相识、相恋,情到深处便有了小杰,可是如萍她在生小杰的时候因为难产而克死他乡。”  听完天宇叙述,了解到事情真相的楚老爷虽然气儿子婚姻大事不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训而擅自做主,但小杰毕竟是楚家的嫡子长孙,语气也稍微缓和了点,“既然如此,就让小杰认祖归宗吧。另外,你也必须得给孩子找个娘。”  “不行!”天宇一口拒绝父亲的这个要求,先别说这个人会不会对小杰好,姑且从感情上来说,自己怎么可能会接受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女子做妻子呢。  “什么叫不行?你和这个叫如萍的姑娘在一起的时候有问过我这个父亲的意见吗?这事就这么定了。”这已经是楚老爷的底限,他绝不容许有任何一个人敢挑战他的决定,就算是自己器重的儿子也不行。  天宇见父亲已经同意小杰住下,也就不再说半个“不”字。至于自己的婚事,也只能他日再做打算,他只希望这是父亲一时的气话。这一天也就这样过去。虽然天威夫妇心里不舒服,但谁让秀兰的肚子不争气呢,这长孙的地位也就落到别人手里……  虽然楚老爷打定主意要给天宇找一个秀外慧中的好妻子,但是这好姑娘就像好茶叶一样可遇不可求。日子就这样一天接着一天的过去,撒出去的渔网终于有了收获的时候。这天楚老爷坐在堂屋里喝着自家出产茶叶泡的茶,只见刘管家一副眉开眼笑的跑了进来。他放下茶杯看向刘管家,“老刘,什么事,这么高兴?”  “老爷,你让我物色的姑娘有着落了。”  “真的?”  刘管家点点头。  “快,带我去看看。”楚老爷得知儿媳妇有着落了,喜形于色,连忙让刘管家带自己去看看这个未来的儿媳妇。  “老爷,您这样去的话,会吓着人家姑娘的。”  “哦,对,对。”楚老爷猛拍自己脑门,说,“你看这一高兴,就什么事都给忘记了。”说完稳定下自己的情绪后,问,“是哪家的姑娘,人品怎么样?”  “是老沈家的。”  “你是说咱家采茶工沈阿福的大女儿,沈玉琦?”楚老爷看向刘管家,见刘管家点点头,于是又说,“老沈这人老实,他女儿也是个实在人。”  “老爷,您见过玉琦姑娘?”刘管家有点疑惑地问道。  “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就是上次救了咱家小杰又不肯拿钱的那位玉琦姑娘吧。”楚老爷再次看向刘管家。  “对,对,没错,就是她。”刘管家不住地点头,如同捣蒜一般。  “我看这姑娘不错。”楚老爷想了会后说,“走,我们去沈家。”  “这么快?”  “当然啦。这好姑娘可不等人。”楚老爷笑着回答刘管家,带着刘管家去沈家。  就在楚老爷带着刘管家去沈家的路上,玉琦则与天宇在街市上因为钱包的事情而相遇。天宇对玉琦这个拾而不昧的女子留下极好的印象。  “先生,以后你的钱包可要看紧点了。”玉琦笑着把钱包还给天宇。  “谢谢你,你需要多少酬劳?”天宇边说边从荷包里拿钱,准备要给她。  “你们这些有钱人啊。”玉琦摇着头,笑了笑,从他身边离开。天宇转身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心说,楚天宇啊楚天宇,枉你在国外读了这么多书,还不如这个陌生女子的境界来的高呢。边想边往小杰读书的学堂走去。  另一边,楚老爷和刘管家一起出现在沈阿福家,令沈阿福和沈大嫂深感意外。他们连忙把他们两个迎进自己并不算阔绰的家。楚老爷开门见山说明来意后看着沈阿福和沈大嫂。沈阿福和沈大嫂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该如何作答。纵然能让女儿嫁入像楚家这样的豪门大户固然好,可是玉琦的身边还有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杨志云,虽然二人都不曾表明心迹,可是沈阿福和沈大嫂他们也已经将志云看做是半个儿子,现在又出来一个楚二少爷。  “楚老爷,您看,我们家……”  “我明白你的意思。没关系,我愿意等。”楚老爷撂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带着刘管家离开。沈阿福和沈大嫂目送楚老爷和刘管家的背影,都嚼不出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尽管如此,晚上玉琦回家后,沈阿福和沈大嫂还是把楚老爷的来意告知给了她,让她自己拿主意。  “玉琦啊,爹和娘不逼你不想做的事情。不过女儿啊,人大了,都会有这么一天。”沈阿福看向女儿。  玉琦听完后沉默片刻后,说,“爹,娘。女儿还小,女儿想一辈子陪在爹娘身边,照顾爹娘。”  “傻丫头,怎么能一辈子不嫁人呢。”沈大嫂疼爱的说道。自己没别的本事不能给玉琦一个富足的家,但是玉琦的孝顺又令她宽慰许多。想到当初自己的亲生女儿夭折,老天又派了玉琦来到自己身边。对此,她内心充满感激。  说话间,杨志云来给玉琦他们送自己母亲做的团子尝鲜。他则在玉琦送自己回去的时候再次表明心迹,但是玉琦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他告诉她,没关系,他愿意一直等她,但是也请她不要嫁给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个人。这一个晚上就在玉琦的辗转反侧中悄悄过去……  都说天有不测风云,这话真的一点都不假。就在楚老爷向沈家提及婚事之后的第三天,沈家竟无端遭遇一场大火。一夕之间,房子只剩一片废墟。望着还在冒烟的断壁残垣,沈家三人欲哭无泪。得知沈家出事的楚老爷带着银票匆匆赶至,志云拿着楚老爷留下的银票赶上楚老爷他们,把银票退还给他们,告诉他们,沈家的事有他志云在不需要姓楚的外人插手。  楚老爷看着这个他,笑了下,说,“年轻人,这张银票就算要退还也只能是由老沈来退,而不是你这个杨姓小子吧。”说完把银票拿转交给刘管家,让刘管家把银票还给老沈他们。  “拿着吧,这是老爷和二少爷的一片心意。”刘管家自然明白老爷的心思,对于这个儿媳,他是要定了。  沈阿福手里拿着楚老爷送的银票,眼睛里溢满泪水,冲着楚老爷离去的方向直喊,“好人啊!”转身对玉琦说,“玉琦啊,要记住楚老爷的恩情啊。”也正因为这样,沈阿福答应楚老爷的提亲,要把女儿嫁给楚家二少爷以报答楚家对自家的恩情。  得知父亲为自己寻找到一个妻子的楚天宇抵死不从,但胳膊怎能扭过大腿。楚老爷的一声断喝,令天宇离开家到酒馆喝的不省人事。他一路跌跌撞撞地从已经打烊的酒馆出来,却也在无意中救了玉琦。原来,志云得知玉琦的心里并没有自己,而且她也准备要嫁给楚家二少爷后,头脑一热,居然要侵犯玉琦。不想在关键时刻居然被酒醉的天宇误打误撞的给破坏掉。  天宇认出眼前这个女子是不久之前在街市上遇见过的姑娘,“是你。”  “原来是你啊。”玉琦也认出此人是要拿钱给自己的男子,“你怎么醉成这样?”  “哎,别提了。”天宇笑了下,“我那个爹啊,他为我找了门亲事,要我后天就和一个叫沈玉琦的女子成婚。我知道我爹是好意,可是我不能结这个婚啊,我不能因为我的关系而去害另一个人。”  沈玉琦?那不就是我。玉琦再细看天宇,借着月色,虽然没能看清全貌,但也看了个大概,原来这个人就是后天我要嫁的人。她靠在大树下,也开始说起自己的婚事来,“好巧啊。我后天也要嫁给一个人。”  “是吗?这么巧。恭喜你了。”天宇边说边拿着小酒坛喝酒,不过酒早就已经被他喝光,“咦,没酒了。店家啊,给我酒!”说完起身向前走。  担心他出事的玉琦一路跟着他,直到见他走进自家大门后,才笑了笑,转身往自家的方向走去。玉琦一直不太明白天宇说的这句话,什么叫不能因为他的关系而去害另一个人?难道自己嫁给他,还会受到伤害不成?这一夜又悄悄地在玉琦想不通的问题中一点点结束。  转眼很快就到了天宇和玉琦成亲的这天。楚、沈两家全都贴上了大红的喜字。在沈家,玉琦的房间里,凤冠霞帔被放在桌上。玉琦面对着铜镜认真仔细地给自己化着妆,从眉毛开始到的嘴唇。只见她用把两面都涂有红色的纸轻轻放入嘴唇里,尔后再轻轻一抿,红色便均匀地附着在嘴唇上,使得嘴唇更显娇艳欲滴。这时,沈大嫂从外面走进来,看着铜镜中的玉琦,说,“我女儿真漂亮。”  “娘。”玉琦的两朵红色浮云飘到脸上更显示出几分娇羞来。  “都已经是新娘子了,还害羞呢。”沈大嫂边说边从桌上拿起梳子细心地给玉琦梳起头来,一边梳一边说,“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边说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流。沈大嫂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是一想到女儿以后就是别人的妻子、儿媳和母亲,唯独不再是自己的女儿,心就像被人割了一块一般的疼。等到梳完头后,她把女儿扶起,仔细端看起来,生怕有哪里没弄好。太阳透过窗户的缝隙照射到这对母女的身上,形成一圈奇特的光芒。  恰在此时媒人进来告诉她们楚家的花轿已经到了。沈大嫂听后,拿起放在桌上的凤冠帮玉琦戴好,然后又把一块红盖头盖在她头上。直到这刻玉琦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抱着沈大嫂就是不肯撒手。此刻的沈大嫂强忍住悲伤,安慰玉琦只是嫁出去,又不是永不相见,以后还是能见到。虽然如此安慰着,但无论是沈大嫂还是玉琦谁也不肯先放手,还是媒人强行将二人拉开,把玉琦拉进花轿内。他们不知道此时的杨志云正在暗地里看着这一切,他不甘心自己的玉琦就这样被人抢走,更不甘心玉琦从来只把自己当成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大哥,而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恋人。所以,他要把玉琦抢回来,不管用什么办法,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一定要把她抢回自己手里。  迎亲的花轿吹吹打打穿街过巷,骑马的楚天宇一件红色长袍加身,外罩一件黑底暗红花的马褂,头上是一顶插着两根帽花的礼帽,面无表情地接受街坊四邻对自己的祝福。他虽然如此,但在楚家则又是另一番光景。门牌两边挂起了一对大红灯笼,从院子到正厅也用细细的绳子挂满了红色的小灯笼。楚天威和刘管家则站在门前迎接四方宾朋,这中间有专程从杭州赶来的,也又有专程从上海赶来的,当然还有当地的乡绅名士。楚老爷和楚老夫人,两个人穿戴一新,一边接受大家的祝贺一边连说“招待不周”。天玲和秀兰两个人同样忙碌异常。  这时随着迎亲队伍的到来,门前的各种炮仗噼里啪啦的相继响起,鼓乐也一同吹响、奏响,好不热闹。天宇从马上下来,用脚踢了三下轿门,尔后媒婆一边说着喜庆话,一边掀开花轿门帘,玉琦的一只纤纤玉手握住扎成红花的红绸带一端,由着天宇牵出花轿,跨过高高的门槛,再跨过火盆,一路与他同行到正屋大堂。   共 1773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炎的表现症状是什么呢
昆明治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医院如何治疗女性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风凭令1

下一页:长坡集观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