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无奈的眼泪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老陈今年六十二岁。五十二岁时已经离职。去年又办了退休。  六十二岁的老陈看起来身体还硬朗,只是衣着有点邋遢。比他小三岁的妻子今年六月患脑出血

老陈今年六十二岁。五十二岁时已经离职。去年又办了退休。  六十二岁的老陈看起来身体还硬朗,只是衣着有点邋遢。比他小三岁的妻子今年六月患脑出血差点离他而去,抢救及时才捞了一条性命。现在生活不能自理,全凭老陈照应。  老陈有个儿子,是独生子。1997年大专毕业后分到了乡政府工作。至今已经十一个年头了,还在原地打转。既没有被提拔,也调不回县城。本来老陈在离职前是可以把儿子调回县级机关上班的,只是他死脑子,认为儿子到乡下工作时间不长,多在乡下工作俩年有好处,所以不让儿子回来。等到他离职后想把儿子调回来时,不好办了。他跟领导说过俩次,但他不经常找领导,所以一直搁浅到现在。  老陈的儿子写得一手好字,既漂亮又潇洒。文章诗词也都写的蛮好。就是和老陈一样,脾气倔。既不会巴结领导,也从不低声下气求人。  现在老伴病的不能下床,把老陈团的够呛,老陈又想到要把儿子调回来,儿子回来了可以帮他照应老伴,他也可以喘一口气。所以老陈就去找领导。  次见了领导老陈把情况说了,请领导帮忙照顾一下,领导说,他也主不了事,需要研究。  第二次找到领导老陈说,那件事研究的怎么样了,领导问:"什么事?”老陈惊讶领导的记性,但心里还是想:“领导事情多,难免忘记”。就再仔细地说了一遍自己的情况和要求。领导回答:“还没研究,研究上再说”。  老陈第三次找到领导,再问儿子的调动一事研究了没有,领导说,因为忙,还没有研究。老陈恳请领导一定帮帮忙,照顾一下。领导说:“好”。  半个月后老陈又去找领导,问领导研究的怎么样了。领导说:“研究了,但是和你儿子类似情况的人还很多,都不好办”。老陈再次申述自己的情况,领导打断了老陈的话说:“情况我是清楚的。老陈啊,你也是个老同志了,也当过领导,事情总的全盘考虑,得从大局出发呀!”老陈急得恨不得给领导跪下,还要说什么,领导已先开口说:“老陈同志,这是组织集体研究的决定。你也是个老共产党员了,组织原则我们谁也不能违反吧?!你这样会让我犯错误的!”领导又说:“我马上还要开一个会,就这样吧,以后再考虑”。听到领导下了逐客令,老陈只好泱泱地离开。  老陈走到大门口,听见几个人在低声议论,好像是说,某领导的小舅子、某某领导的侄子从乡下已调回了机关,某某领导的什么亲戚原来是个农民,这次也吃上了财政。  老陈有点昏厥的感觉,忙用手扶住大门,眼里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    领导过去在老陈当领导时还是一个一般干部。当时他的爱人在农村教书,那时他爱人是老陈的下属。是老陈为他解决了小夫妻俩地分居的问题,将他的爱人调回了县城。因此,夫妻俩曾经带着烟酒看望过老陈一次。  现在老陈不是领导了,原来的这个一般干部成了领导,而且比老陈原来的职务又大了一级。   共 11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的康复保健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标签

上一页:无眠三部曲之一

下一页:赠知音5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