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我的付出,换来他的软弱

2018-11-09 18:35:33
我的付出,换来他的软弱 简要内容:眼见到欣冉时,觉得她很漂亮、开朗和自信,更被她笑时脸颊上浅浅的酒窝所吸引。

由于当时的心情不好,为了不再想那些伤心的事情,我买回一部收音机听音乐、故事,以打发难熬的时间。

眼见到欣冉时,觉得她很漂亮、开朗和自信,更被她笑时脸颊上浅浅的酒窝所吸引。

失去疼我的人 1997年在某服装厂当女工时,认识了在市直某单位工作、大我7岁的李捷。

李捷对我一见钟情,但我当时对他并不“感冒”。

1999年,我辞去了工作。

10月,我住在马集二姨家。

在一个凄冷的晚上,我给他打BP机,说想他了。

李捷马上说:“我过去看你。

”从来没有去过马集的他,边骑摩托车边用路边公用电话打给我。

二姨家离马集还很远,而且都是山路,我当时无法想像他是怎样找到的。

2000年4月,李捷不顾家人反对,与我结了婚。

婚后的一次体检,成了我永远的精神枷锁――体检单上清楚地写着:输卵管堵塞。

我带着沉重心情,把结果告诉了他和他的父母。

他们没有任何责备,劝我以后抱养一个孩子。

2002年,李捷被单位裁掉了。

为了不增加我的负担,他到一家饲料场当起了搬运工。

看着他疲惫的模样,我说:“不去了,太辛苦了,我们做别的吧!”一年后,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我们买了一辆二手富康车,做起了出租车生意。

他跑白天、我跑晚上。

那时虽然很辛苦,却是我们开心的日子。

2004年年初,我们从乡下抱养了一个女婴。

李捷很宠女儿,什么都给女儿的。

每天回家件事,就是看看女儿、抱抱女儿,拿胡子把女儿扎得咯咯笑。

2004年年底,一位做鱼饲料生意的朋友,欲在孝感寻代理商。

李捷知道后便和我商量:把出租车转让,拿下鱼饲料的代理权。

2005年年初,我们带着5万元搬到孝感。

因当地鱼塘较多,加上他勤劳、踏实,小生意渐有起色。

2005年6月24日6时,他骑着摩托车独自送货去了。

12时,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14时左右,电话响了:“您好,请问您是李捷的爱人吗?今天中午在高速公路上出了一起车祸,能过来一趟吗?”我的脑袋嗡嗡直响,完全听不清楚对方又讲了些什么。

我打的赶往孝感交警三大队。

赶到时警察让我直接到殡仪馆,当时已经站不稳的我,在殡仪馆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走了进去。

当工作人员打开冰冷的棺材时,我只看到被轧得扁扁的脑袋和他离开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