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信息港

当前位置:

轻舞梦醒黄昏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宜宾信息港

导读

今天的阳光是那么温和,这是严冬过后春天里的阳光。这个春天里的阳光照射看到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气象,构建一个和谐社会,一个法制社会到来了。坏人通过

今天的阳光是那么温和,这是严冬过后春天里的阳光。这个春天里的阳光照射看到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气象,构建一个和谐社会,一个法制社会到来了。坏人通过改造后就是好人,不受到岐视,享受同等待遇,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关系。  那一条古老的大石板路上,有两位老人在行走。前面的那位老人名字叫白拙,年过八十,白发苍苍,他的背也驼了,穿着一件补了疤的长棉衣,他走路也张着满脸皱纹上那无牙的嘴,喘气了,他的步子是那么缓慢。  “干爹!你走慢一点!走慢一点呀!”一位六十多岁穿着补了疤的青布中山服老人,在他干爹后面说道,这个男人名字叫骆贵。  今天他们应该高兴,他们的身子感到轻松了,因为他们的背上背了近三十年的牌子扔了,他们再不会背那样的牌子了,那牌子不重,可是背在他们的背上还在多年前就压弯了他们的腰,就使他们低头劳动,就使他们沉默寡言,就使他们常常心惊胆颤,过去的生活里那牌子给他们带来耻辱。  “大哥!干爹!我来接你们呀!”一位六十多岁穿着灰色的卡中山服的老人,他红光满面,两眼有神,他向二位老人迎面走来,他这样喊着!喊着!他的名字叫骆富。  大哥!干爹!骆富他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这样喊他们了,他是大哥的亲弟弟呀!他是干爹的干儿子呀!几十年呀!短暂人生里的几十年呀!他都没有这样喊大哥,都没有这样喊干爹了呀!  岁月沧桑,骆富他在旧社会里讨口叫化,共产党来了穷人翻了身,他成了村干部,后来又成了公社干部呀!他怎么在几十年里都不喊自己的大哥呢?怎么几十年里都不喊一声干爹呢?为什么这样无情无义,几十年里他对大哥对干爹都是怒目而视,仿佛水火不相容,他都是对他们像敌人一样相见。他是干部呀!他怎么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大哥呀!怎么这样对待自己的干爹呀!  大哥和干爹背上再不背那牌子了,他也就不会那样怒目而视他们了?就不会那样把他们像敌人一样看待呀!  三位老人今天走到一起了。  人生如一场梦,这场梦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着。  人生梦只有醒来才会有总结。在那场梦中自己为什么怀有私心杂念?为什么要尔虞我诈?为什么要损人利己?今天挖空心思整人害人成了受益人,因为事物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着,明天的结果又会怎么样呢?  今天三位老人相聚,他们做了几十年的梦醒了,他们的梦醒了呀!    一、近半百岁老板娘终于生出一对贵子  一个赶集日子,阳光照射着歪歪斜斜的木架板壁房子,古老的街道上,那些背筐提篮的人们在窄窄的街上来来去去。突然有人传来消息:“快去看呀!古老黄桷树上有位仙姑娘呀!她就是庙里塑的黄桷仙姑,那樽石像变成活体现身了,那石像纵身飞在那棵古老的黄桷树上了。”  那小庙才建不到三年,是街上骆家甜食店甘氏老板娘花钱而钱的。甘氏老板娘是位年仅五十岁的女人,她当年是十五岁的姑娘时,就被丈夫在锣鼓声中迎亲,坐轿拜堂后生活在骆家。  她三十年里都没有生儿生女,这年她花钱托店里丘二白拙去请工匠,在街边那棵大黄桷树下建小庙,还在庙里塑了黄桷仙姑的石像。  甘氏老板娘建庙目的是什么?信徒们说她想黄桷仙姑送子给她,年仅五十的她要生儿育女。  黄桷树下小庙建成了,黄桷仙姑的像也塑了,就在那小庙屋正中端坐着。  年近五十岁的甘氏老板娘,多年里求仙拜佛,总想自己生育子女。庙里的黄桷仙姑会保佑甘氏老板娘怀孕生子吗?她当母亲的愿望会实现吗?  许多人总是带着疑问,街上骆家甜食店里甘氏老板娘为什么要建一座黄桷小庙呢?  那一天晚上,街上甜食店里骆老板夫妻在床上入睡,忽然一位姑娘飘飘而来到床前。骆老板大惊问道:“你是谁家姑娘?深夜来到我们夫妻床前?有什么事,还是明日大白天再讲吧!”  姑娘说:“你们夫妻不必惊讶。我姓黄,今年十八岁,送子娘娘是我父亲的妹妹。奉姑姑之托,来到小镇,成全你们夫妇育出孩子。”  夫妻听了说道:“谢谢送子娘娘之恩!谢谢黄姑娘之恩!”  姑娘说:“今晚我来送小仙果给你们吃,夫妻一人一粒,吃了小仙果你们就会有大喜,你们的儿子今年内就会降身了。”  甘氏老板娘听了万分高兴,连忙用手接住仙姑手中仙果,张开嘴吞进肚里。姑娘又把另一颗仙果给骆老板,说:“你也服一颗吧!”  骆老板看着姑娘生疑,心想姑娘手中这是什么仙果呢?这也许是毒果,服了这毒果,会把我夫妻毒死呀!你是什么黄仙姑,看样子和人间姑娘没不同的模样。你也许就是害人的妖精呀!骆老板摇头不语,老板娘见了忙接住另一粒仙果,老板忙说:“你别......”  话还没有说完,老板娘就把另一粒仙果丢进嘴里吞下说道:“多谢仙姑的仙果!”然后转头对丈夫说,“你怎么这样把好心人当坏人呢?”  丈夫说:“她不是什么仙姑,是个妖精。她不是送子而来,是用毒果来害我们的呀!”  姑娘听到这话向老板说:“我好心一片被你说成这样。”她说到这里,长袖一舞说:“总有一天你们就会知道了!你们如要见我,就到街边那棵黄桷树下可见我。”  说完眨眼间不见姑娘身影。  夫妻在床上醒了,他们还记得刚才同做了一场梦,梦中之事一点也没忘记。老婆说:“那棵古老黄桷树成了黄桷仙姑,我们去那树下为黄桷仙姑修座小庙,感谢仙姑送子之恩呀!”  丈夫说:“梦中之事,不可相信。到那黄桷树下修小庙,哪里有什么黄桷仙姑呀?我们这样做,别人会说我们想儿子想疯了呀!”  老板说完翻转身呼呼大睡,老板娘又唠叨了许久,丈夫再也没有应她的声。  老板娘再也睡不着觉,她下决心要修黄桷小庙,塑黄桷仙姑石像。可是自己是个小脚女人,虽然多年里生意兴隆存有银子,修小庙不愁钱,自己怎么来领头修庙呢?她想了很久,突然想起一个人,这人叫白拙,给自己小店当丘二的白拙,我拿出银两叫他找工匠把小庙修成。  黄桷树下小庙终于修成功了!许多信徒来跪拜。这天老板娘对丈夫说:“那黄桷仙姑一片好心给我们送子来,我们夫妻还是去跪拜吧!”  丈夫听了说:“据说这小庙是你捐钱而建,别人说我们为了求子才塑的仙姑石像。你这样做把我们面子往那里放呀!我们在菩萨面前烧香磕头那么多年,那么多次,如今自己又来建庙塑仙姑石像!这都是干的空活,一点作用也没有的,我要去砸烂那仙姑塑像,叫大家不要迷信。”  丈夫说完,在灶边拿起碎煤块的铁锤立即走向那黄桷树下新建小庙里。老婆大惊,大呼:“你是一个办蛮匠,你去砸黄桷仙姑,会闯祸的。”  丈夫他不听老婆的话,头也不回直去。老婆气得在屋子里团团转,她也走出家门,一双小脚走起路来摇摇摆摆,当她走到黄桷树下庙前,丈夫已经把那黄桷仙姑塑像砸烂了,小庙里众信徒都在怒斥他。  “你真砸了黄桷仙姑塑像?”老婆望着丈夫怒吼。  “这棵黄桷树没有成仙,也没有什么黄桷仙姑呀!”骆老板对众信徒吼道。众信徒咬牙切齿,双目圆睁,有的要上前打骆老板,骆老板见事不妙拔腿而去,也许他太慌张,脚一滑倒在街中间石板上。  黄桷仙姑的手被砸断了,老婆和众信徒跪在残肢仙姑塑像前,都说:“仙姑呀!我们要来捐款,重塑黄桷仙姑塑像。”  骆老板倒在街上,一时起来不了,面熟的众邻把他扶回家,从此骆老板卧床不起,老婆甘氏请了许多医生医治,没有一点效果。老婆看着一病不起的丈夫说:“你到黄桷树下小庙里向黄仙姑悔过吧!这样身体才会......”  老婆的话还没讲完,骆老板大怒吼道:“我不相信那黄桷树成了精,哪里有什么黄桷仙姑存在,我跌倒生病是我自己不小心造成的。据说你们又塑了一樽黄桷仙姑像,待我身体恢复了,我能走路了,我又要去砸那石塑像。”  老婆苦苦相劝,丈夫还是那么固执。  骆老板从此躺在床上双脚不能行走了,他的食店只好请人来帮忙,那个白拙成了一个帮了一年又一年的帮手。    今天这个赶集日子,街上突然有人传来消息:“快去看呀!古老黄桷树上有位仙姑娘呀!就是庙里塑的黄桷仙姑变成活体现身了。”  消息十分惊人,大家都发问说那棵古老黄桷树真的修炼成了神仙吗?以前的许多传说谁信呢?今天那成了仙的黄桷仙姑现身在那棵黄桷树上,于是街上的许多人奔向那棵黄桷树下,要去看黄桷仙姑的真容。  一会儿黄桷镇那棵古老的黄桷树下就站满了人,他们把头仰望,看着那枝叶茂密的古老黄桷树,十分失望:“黄桷仙姑身影怎么不见了?”  信徒们用手揉揉双眼,大声说:“刚才黄桷仙姑现身了!刚才黄桷仙姑现身了呀!现在她又在庙里端坐着!”  没有看见黄桷仙姑的许多人问那些信徒们:“你们不要说谎呀!”  信徒们说:“刚才黄桷仙姑现活身,至少有几十人看见,仙姑在黄桷树上微笑着和人们挥手致意,一会儿消失在霞光中,回到庙里。”  有位信徒说:“黄仙姑是送子娘娘的侄女!骆老板老婆终于怀上孩子了!”  信徒们说着望着那个黄桷树又立即跪拜。  黄桷树下修有小庙,是这街上开甜食店的骆老板娘出钱修的,还塑了黄桷仙的石像。从此,许多人都来小庙里烧香,都来拜这棵古老的黄桷树。  黄桷镇是有了那棵古老的大黄桷树而命名的。骆姓人家在“湖广填四川”大移民运动中,从湖北来到四川定居。  当年骆姓人家扶老携幼,翻山越岭行了数月在川东一荒无人烟的地方站下来认真观察,他们看看那长满野草的道路,看着留下的断墙残壁,他们知道这个地方是交通要道,于是就放下包袱,决定在这地方定居。他们就在这个地方搭起了简单的棚子,一家人从此就在这棚子里避风遮雨,就在这棚子里煮食物饱肚。棚子的前面是大坝子,他们在大坝子上种了一棵黄桷树,黄桷树长在这石坝上,贫脊少营养的石坝使黄桷树生长,他们愿自己和子子孙孙们像黄桷树一样不怕条件艰苦,生长!生长!黄桷树生命力极强,根细特别发达,一棵黄桷可存活千万年呀!他们愿子子孙孙们看到这棵黄桷树,就想到从湖北移民进川的祖先们。  那黄桷树一年一年长大了,黄桷树边的棚子也变成了木架结构瓦房。入川种黄桷树的先祖老了,成了老年人,他们逝世了。那些中年人又变老了,小孩子也长大了。一年又一年,那棵黄桷树伴随着人们生活,那棵黄桷树成了古老的黄桷树,主干上分枝数条,叶子铺天盖地,树冠几乎占地近一亩。黄桷树下一条较平展的石板路穿行,来往行人路过这黄桷树下石板路,他们在那黄桷树下歇息,口渴向近处骆家讨要水喝。  骆家人热情对待路过的客人们,他们认为生水喝了对客人身体有危害,于是就用铁锅烧开水,放上茶叶,使过路的客人喝上一口清香的茶水。虽然说是一杯茶水,骆家人留下了仁义,路过行人都说骆家人心地善良、仁义。  这样一年又一年,骆家见家门口整日来往人多,一家人商议在此开栈房,买饮食,方便路过的千千万万行人。  骆家开起了栈房,又卖食物,使得这地方更加热闹。没几十年,由于骆家的热情好客,骆家仁义待人,使得他家栈房生意兴隆。骆家人开栈房有了财源,这样热心待客人真是财源滚滚来。  骆家人的栈房没有几年就发财了,他家于是扩展店面,屋子修成规划有序的街道,于是张、王、李等姓人家也来这里一同建街,街上住的人就多了起来。这街取名黄桷街,一年又一年街道修得较长了,赶集的人也多了。多少年代的乡公所也建在这街上,于是这黄桷街就叫黄桷场了,又叫黄桷镇了。  骆家甜食店建黄桷小庙的甘氏老板娘肚子一天一天大了起来,老板娘怀孕了,四十八岁的老板娘怀孕了。  许多人议论起来:“迷信!迷信!不得不相信呀!”  “街边那棵大黄桷树真的成仙了,那黄桷仙姑神通广大呀?那黄桷仙姑就是送子娘娘的侄女呀!”  黄桷树黄仙姑今天现沿身了。今天又是赶场日子,黄桶树下聚满了人一时不散去。许多人总是把头抬起,希望自己看见那位黄仙姑身影。  突然有人跑来说:“生了!甘老板娘生了儿子,还是双胞胎呀!黄桷仙姑成全了甘老板娘!”    黄桷镇今天是赶集日子。那较窄的街道上有头包帕子,有穿长衫的男男女女,也有穿短装挑箩背筐的人们,狭窄的街道上来来去去,拥挤起来。那几个胸前拴着兽皮做围腰布,包着青色帕子的铁匠用他的右手拉着风箱把,风箱带来的风给炉子里的火加速燃烧,炉子里的铁块烧得通红了,打铁匠人一身被烟薰得漆黑,一手用铁钳夹住的铁块,一手用铁锤敲打,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火星四射。  街道两旁的居民住的是木架木板房,由于建修年代都是上百年,显得陈旧、破烂,歪歪斜斜,宽宽的阶沿上来赶集的人在哪里进行交易。有买卖鸡鸭蛋的人,他们为一点点钱讲起价来;有被千万次刀砍成凹形的卖肉木桌,屠户一身油污,手拿屠刀在割肉卖肉;有剃头匠放一张木椅拿起那在磨刀石上磨得锋利的刀子给人剃发、刮胡须;有人卖牛鼻绳子、卖背筐箩筐等等。 共 55588 字 12 页 首页1234...12下一页尾页

中西医诊断阴茎结核的方式
黑龙江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飞吧

下一页:难言心事伊人愁

友情链接